請加入千人QQ群“7518999”學習交流。

【調研】鄉村振興中的青年參與和發展(2020-05-28 共青團中央維護青少年權益部)

閱讀數:258 文章字數:7669

鄉村振興中的青年參與和發展


2020-05-28

共青團中央維護青少年權益部


2020年“共青團與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面對面”活動主題之一是“鄉村振興中的青年參與和發展”。去年9月以來,省、市、縣各級團組織按照統一部署,組織專業力量廣泛開展傾聽、調研,向團中央推薦了696篇調研報告(其中省級59篇,地市級219篇,縣級418篇),團中央權益部也委托中國社科院社會學研究所、中國農業大學分別開展了專題調研。綜合各地調研情況如下。

習近平總書記深刻指出,當前“我國發展最大的不平衡是城鄉發展不平衡,最大的不充分是農村發展不充分”,這已經成為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突出表現。黨的十九大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明確“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钡陌l展目標,實現農業農村現代化,這將是深刻改變中國社會面貌和發展進程的重大決策。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勝脫貧攻堅之年,實現鄉村全面振興迎來新的戰略機遇期,在黨和國家工作全局中的地位也更加重要。在這一歷史性進程中,青年應當發揮更大作用。

當前參與鄉村建設的青年群體:

體制內參與+市場型參與

20世紀80年代的“民工潮”開始,農村青年大量涌入城市。三代“農民工”為城市建設作出巨大貢獻的同時,人力資源流失也客觀上造成農村發展的嚴重滯后,鄉村人口老齡化、村莊“空心化”問題日益凸顯。近年來,從中央到地方,各級黨委、政府高度重視鄉村發展,農民收入增長明顯快于城鎮居民,但鄉村人口依然在不斷流出,尤其是留不住青年人。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0年農村常住人口67113萬人,2018年降至56401萬人,降幅達15.9%。根據第三次全國農業普查數據,2016年底農業生產經營人員中,35歲以下6023萬人,僅占總數的19.2%。

實現鄉村振興,要求促進資本、技術、人才等要素向農村流動,通過專業合作社、家庭農場實現農業產業經營;要求加強農田水利和基礎設施建設,建設生態宜居的美麗新農村;要求深化村民自治,完成村級集體產權制度改革,重構鄉村治理體系;要求繁榮鄉村文化,促進鄉風重建和移風易俗,從根本上扭轉農村與城市間的文明落差。完成這一系列艱巨重任,必須立足本土,培育具有現代意識、開放視野的青年人才,使他們逐步成長為新一代“鄉土精英”,成為鄉村發展的源動力、鄉村建設的主力軍。從調研情況看,現階段參與鄉村建設的青年主要包括:

(一)體制內參與的青年群體。

1.招聘任用。包括在鄉鎮政府及上級派駐機構、農村學校、衛生院工作的年輕人,通過招錄、招聘在農村從事公共管理和服務,絕大部分是大中專畢業生,少數是退役轉業人員。社科院的調查顯示,從職業分布看,教師所占比例最大(31.9%),其次是機關工作人員(24.4%),醫生護士和農技推廣人員占比較低(9.21%2.22%)。從工作地點看,主要在鄉鎮工作(72.69%)。他們以穩定就業為基礎,參與鄉村建設是職業所需,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安心在農村工作。

2.選派援助。為了支持鄉村建設,黨和政府多年來陸續選派大批干部下鄉、駐村。過去6年里,每年都有270萬以上的干部派往鄉村,他們中有很多是青年,比如村第一書記、駐村干部、扶貧隊員等。同時,為鼓勵大學生了解國情、鍛煉成長,各級政府和高校、共青團都建立了社會實踐類選派機制,如大學生村官、“三支一扶”志愿者、“西部計劃”志愿者等,有的在服務期滿后主動選擇留在農村工作。

(二)市場型參與的青年群體。隨著城鄉一體化建設的推進,也由于城市吸納務工人員趨于飽和,很多外出務工青年開始考慮返鄉發展,也有一部分城市青年主動選擇到農村創業,城鄉之間的勞動力單一流動逐漸出現“回流”趨勢。農業農村部統計,2019年我國返鄉創業創新人員達到850萬人,在鄉創業創新人員3100萬人。

1. 返鄉創業青年。各地為吸引青年到農村發展,制定了很多優惠措施,特別是對本土在外青年進行摸底排查、集中懇談,召喚他們回鄉就業創業。比如,截至2018年,河北省各類返鄉和下鄉人員超過40萬人。浙江嘉興由政府投資成立具有相當規模的農業創業園,幾乎“零門檻”吸引青年返鄉。2019年河南省偃師市農村常住青年2.8萬人,相比2015年增加了0.23萬人。社科院的調查發現,回鄉青年主要是“非農就業”:打零工(22.93%)、個體工商戶(16.21%)、農業種養殖(11.82%)、商業服務(9.49%)、技術工作(7.93%)、企業工人(6.26%)。能夠走上創業道路的回鄉青年還不多,創辦企業的占4.04%,組織農業合作社和興辦家庭農場的分別為0.66%0.4%。從就業地點來看,鄉鎮仍然是主要從業地點(35.3%),在村里的占28.84%,還有27.37%在縣城工作。

2. 在鄉創業青年。一部分青年農民通過土地流轉擴大種養殖規模,進行產業化探索;還有一部分在保留原有生產規?;A上延長產業鏈,進行三產融合。河南省孟津縣平樂鎮的牡丹畫淘寶村創業人員中,青年占85%。浙江省諸暨市山下湖鎮長樂村,所有年輕人都在家里從事珍珠生產經營。電商拉近了農村與城市的空間距離,農村一些獨特的資源(綠色農產品及手工業品)獲得銷售渠道,淘寶村、淘寶鎮紛紛興起。鄉愁承載著農村青年關于家鄉的回憶,也寄托著城市青年對于田園生活的想象。浙江省德清市莫干山一帶,就集中了一批來自杭州和上海的創業者從事民宿經營。還有一些鄉村打造“畫家村”“作家村”,吸引城里人到鄉村采風、體驗生活。

目前發揮作用的領域和實際參與情況:

家鄉情懷是返鄉創業的主要動機

整體來看,目前青年在農村產業發展的領域,一是傳統的種養殖業,主要發展現代特色農業,很多農業示范園、專業合作社都是青年在經營。二是農村青年電商,利用網絡平臺打開農產品銷售渠道,這個領域基本上是年輕人“包打天下”。

(一)大部分有城市務工經歷,整體素質較高。城市生活節奏快、工作壓力大、生活成本高,讓相當一部分務工青年選擇返鄉。在城市務工的經歷,也為他們打開了視野,積累了一定的資金和經驗,初步具備市場經營意識。中國農業大學的調研中,返鄉青年中80.7%有外出務工經歷,大學及以上學歷占65.1%,37.5%是黨員。江西對農村青年致富帶頭人的調查中,92.1%經歷過至少一次職業變動,19.3%的人經歷過4次及以上職業變動。湖南的調查中,黨員61.11%,74.7%有外出務工或創業經歷,其中在外務工十年以上的15.63%。

(二)家鄉情懷是返鄉創業的主要動機。返鄉創業并非一時的心血來潮,大多是綜合權衡后的審慎決定。中國農業大學的調研顯示,農村青年返鄉動機主要包括:想帶動家鄉農村發展(37.5%),想為家鄉做些事情(37.5%),便于在農村照顧家人(10.2%),找不到合適工作被迫返鄉的僅占3.4%。湖北對返鄉原因的調研中,59.28%選擇“想回本地發展”,13.64%選擇“便于照顧家人”,“在外收入低”“在外工作不好找”“在外受到排斥”等累計占27.08%。廣西的調研中,返鄉原因依次是:實現夢想(53%)、追求成就(39.2%)、職業發展(37.3%)、表現自信(36.8%)、迫于生計(26%)、提高地位(18.8%)。大多數返鄉創業青年都談到,經濟收入并不是唯一目的,家鄉情懷與故土情結是讓他們回鄉的重要因素。

(三)從事農業產業經營。返鄉創業的青年人,不再拘泥于傳統的耕作方式和自家的一畝三分地,而是積極發展新產業、新業態,改變分散的小農經濟現狀。中國農業大學的調查中,青年農民從事生態農業的高達75%,其中循環農業20.5%,數字農業4.5%,社區支持農業(CSA10.2%,設施農業14.8%,文創農業9.1%,認養農業11.4%,農業公園4.5%。 不同地域農村的自然環境不同、資源稟賦各異,孕育了很多具有地方元素的農業特產。這些對于當地村民平淡無奇,卻在外部市場中有著別樣的價值。在外求學、務工、經商的鄉村青年,重新審視家鄉特產的潛在價值,圍繞生態觀光、文化體驗、田野游學、休閑養老等主題拓展農村服務業,借助微博、微信、視頻等對農產品進行推廣。

(四)參與鄉村社會治理。青年人有較高的教育水平,掌握先進的技術,觀念新、視野廣。尤其是青年黨員,對提升村黨組織活力,增強村民自治組織能力可以發揮積極作用。近年來,很多地方通過招考“選調村官”、選派“大學生村官”,在村委會換屆中“確保村兩委班子有一名35歲以下成員”等措施,支持青年人參與村民自治。在此基礎上,逐步參與村民小組會議、村民代表會議等協商議事。同時,也有更多的農村青年加入志愿服務行列,如環境整治、生態保護、文明創建、古村保護等,通常由機關事業單位的團組織發動。農村社會組織也初步興起。有的是興趣性社會組織,如嗩吶隊、腰鼓隊、太極拳隊;有的是公益和志愿服務組織。

(五)參與鄉村文化建設。多年來,鄉村社會結構發生變遷,村莊內社會互動減弱,傳統道德趨于淡薄。同時,人情攀比、大操大辦、厚葬薄養、鋪張浪費等風氣在一些地方逐漸蔓延。鄉村振興不僅要開展農村文化遺產保護、加強公共文化建設,更要依賴青年主動推進移風易俗,對鄉土文化進行本土化詮釋,重構鄉村關系網絡,給寂靜的鄉村增添“人氣”與“活力”。安徽的調查中,農村青年介入引領道德風尚,助力移風易俗,對紅白喜事的鋪張浪費、心態攀比等,能夠給予批判并身體力行加以改變。同時,青年的法治意識相對較強,可以影響其他村民,對失范行為起到勸誡和引導作用。

存在的困難和問題:

缺錢、缺地、缺銷售技能、缺保障……

讓青年回歸鄉村,參與鄉村發展,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農村青年之所以紛紛離開,是因為感到農村缺少發展機會、比較好的生活條件等,而且他們外出已經產生“雁群效應”,不外出很容易被別人看作“沒有本事”。中國農業大學的調查中,52.3%表示資金短缺制約農業創業和規模擴大,39.8%認為銷售渠道有限,31.8%在鄉村中面臨人際關系缺失困境, 29.5%認為市場風險大,23.9%感到農村的生產生活條件不便利。

(一)創業初期的資金制約。多數青年返鄉創業面臨著信用低、擔保難等融資難題。向銀行或農村信用社申請貸款門檻高、手續復雜,農民自建房和土地等又不能作為抵押。中國農業大學的調查中,創業啟動資金51.1%來自自己及家庭的積蓄,親戚朋友借款占12.5%,貸款只占11.4%。河北的調查中,59.7%的返鄉青年希望政府在信貸扶持方面加強支持。山東濰坊的調查中,57%認為資金是創業面臨的首要問題,對當地政府補貼滿意的僅占20.5%。石家莊的調查中,資金方面存在的難題依次是:融資難20.97%,難以申請貼息貸款22.85%,審批手續多20.43%,貸款門檻高19.89%,一般貸款利息太高15.86%。

(二)擴大發展的土地資源限制。目前的農業產業方向是支持分散的承包土地向專業大戶、家庭農場、農民合作社流轉,發展多種形式的適度規模經營。但是受多種因素制約,返鄉青年普遍面臨創業場地申請難、流轉難的問題,很多是與農戶之間的私下流轉。中國農業大學的調查中,只有39.8%的青年農民進行了土地流轉,經營面積小于10畝的占58%,10100畝的為21.6%,多于100畝的僅占20.5%。江西的調查中,24.3%表示發展的主要障礙為“土地供應不足”。山東濰坊的調查中,提出應當放寬貸款條件的占44.5%,放寬用地限制的占29.5%。為此,不少青年農民只能在家庭自有承包地上發展生態農業、有機農業,靠提高農產品附加值而非擴大土地面積來提高經濟收益。

(三)市場環境下的銷售與組織難題。為了應對市場風險,一些青年農民已經在組織方式上有所創新,但如何拓展銷售渠道仍然是難題。隨著電商成為青年農民青睞的銷售渠道,營銷技能的重要性也隨之凸顯。中國農業大學的調查中,59.1%的青年農民急需獲得電商平臺銷售技能,42%需要品牌營銷知識和技能,34.1%想學習物流銷售知識與操作,31.8%需要市場信息。雖然一些青年在外出務工時掌握了一定的技能與經驗,但市場分析能力、組織經營能力不強,難以適應激烈的市場競爭,創業道路上依然困難重重。遼寧的調查中,63.8%不了解所在地的發展規劃布局,產品或服務與當地重點產業沒有關聯的占68.1%。

(四)農業風險高,保障缺失。農村生產周期長、見效慢,受市場行情、物流、氣候等因素影響,風險比較高。目前針對創業者流轉的土地、購買的農具、修建的基本設施等沒有出臺以質押為基礎的農業保險政策,使得創業者前期投入遭遇一定風險時,無法通過保險或擔保的方式“東山再起”。安徽蕪湖的調查中,42.11%認為農村創業最大的挑戰是自然風險(天氣、氣溫、降水、病蟲害、傳染病等),26.32%認為是經濟風險(市場供求、價格變動、資金鏈等),10.53%認為是政策風險(信貸緊縮、土地審批嚴格、環保要求等)。

(五)農村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不完善。這是客觀現實,也是反映普遍的問題。青島的調查中,城里購房、子女教育、醫療支出是農村青年感受比較突出的三個難題。湖南的調查中,64.81%反映基礎設施是制約鄉村發展的最突出問題,46.30%擔心子女教育無法得到保障,31.3%認為回鄉沒有可發展的事業,就醫不方便(28.89%)、生活方式單調乏味(24.48%)也是擔憂。安徽蕪湖的調查中,認為農村對青年人才吸引力低的原因主要是:生活工作環境差(78.95%),公共福利差(73.68%),收入渠道窄(63.16%),教育落后(57.89%),醫療衛生水平低(52.63%),發展空間有限(42.11%)。延邊州對大學生的調查中,有返鄉創業意向的占40.2%,但也反映了顧慮和擔憂:家鄉沒有好的創業項目(62.7%),沒有好的創業機會(58%),硬件條件差(52.3%)。

(六)家庭與社會的輿論壓力。一直以來,能在城市中定居并擁有穩定的工作是家長對子女的普遍期盼。在農村,“大學畢業后到村里工作沒出息” “創業不如就業穩定,放著好工作不要,選擇回家創業是錯誤選擇”等觀念依然盛行。遼寧的調查中,問及“您返鄉創業是否得到家人的支持?”,肯定答復只占24.7%。大部分農村家庭都希望年輕人通過讀書在政府或企業中尋求穩定工作,在城市中奮斗成才,對回鄉創業大多不支持。在鄉鎮工作的青年人一般都把家安在縣城或者至少周邊中心城鎮,創業青年也是如此,只要條件允許都會選擇在縣城買房。

(七)擔任鄉村組織負責人的比例低。鄉村干部在鄉村治理中具有重要位置,但是現階段青年人能進入鄉村治理機構的還不多,在村莊發展規劃、集體經濟建設、資產分配等問題上,還缺乏實質性的發言權。東部某省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中,35歲以下的青年僅占1.9%7.1%,擔任村“兩委”委員的占7.79%。相對而言,青年黨團員的比例稍高一些(社科院的調查中,黨員比例28.4%,團員比例28.1%)。根據中國農業大學的調查,青年農民中,普通村民占61.4%,合作社或村集體經濟組織負責人占23.9%,村民小組組長占5.7%,其他村級集體組織或協會負責人占4.5%。

(八)實際參與鄉村治理的程度低。鄉村是一個熟人社會,青年在農村人看來還不成熟,難以挑起重擔,尤其是外來青年在鄉村治理中很難發揮作用。重慶的調查顯示,經常性參加村委會活動的有65%,參與村務管理的有44%,32%表示自己對鄉村治理的主體角色不太明晰。同時,表示自己的意見會被村委會采納的只有21%,偶爾被采納的占57%。青年對參與鄉村治理其實有著很強烈的需求和愿望。山東的調查中,曾競選過村干部的青年占23.9%,問及愿意參與鄉村事務的原因,回答“這是我的責任”占39.8%;“是我的權利”占31.0%。很多大學生、青年人到農村創業,長期生活工作在村里,成為“新村民”,但是無法有效參與到村民自治實際運作中。

相關工作建議:

讓青年從“離家雁”“淘金客”成為“自家人”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取得巨大進步,但農村相對滯后也是現實問題。鄉村振興,青年不能缺席。必須適應現階段城鄉發展格局的新趨勢,多方吸引青年、盡力留住青年、有效扶持青年,使他們不再是遠離家鄉的“離家雁”、短暫停留的“淘金客”,而是真正心系故鄉、致力鄉村振興的“自家人”。

(一)完善農業產業扶持政策。精確了解本地青年人才儲備和回鄉意愿,有針對性地進行組織和動員。全面落實支持農業發展、產業創新等優惠扶持政策,培育新型職業農民。組織返鄉創業青年參加各類展銷會、博覽會、農貿交易會,打造鄉村產業園區和產業集群。利用好農村電商平臺,發展鄉村旅游、文化創意等新興產業。進一步實施各類人才引進計劃,讓更多青年人才愿意來、留得住、干得好。

(二)改善農村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加快農村公路、供水、供氣、電網、物流、信息、廣播電視等基礎設施建設,加強農村醫療和教育水平,尤其重視提高學前教育和義務教育質量。強化農村基本公共服務,解決青年人才在農村面臨的實際困難,比如改善居住條件、提供社會保障、解決子女受教育問題等,使他們在農村干得安心、順心。

(三)完善青年創業貸款服務。開設返鄉創業青年擔保貸款“綠色通道”,在做好金融風險控制的基礎上,優化創業擔保貸款辦理流程、擔保方式、還款期限。拓展社會融資途徑,通過引進社會資本合資、入股的方式解決創業發展融資困難的情況。完善農業保險制度,結合風險測算情況不斷擴大政策性農業保險的覆蓋品種,為創業青年提供差異化的保險服務。

(四)拓寬土地流轉途徑。讓愿意從事農業生產的農場主實現規模經營,提高收入水平,閑置土地資源得到有效耕種??梢苑艑挓o產權證明房屋作為經營性用房的企業住所或經營場所登記限制,對利用家庭住宅或租用居民住宅申請從事電商、設計等創新產業,允許將住宅登記為經營場所。推進個體工商戶“三證整合”,允許以土地承包經營權收益權出資組建農民專業合作社。

(五)拓寬參與鄉村治理路徑。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社會治理共同體”概念,要讓青年意識到自己是鄉村社會治理共同體的重要成員。積極發展農村青年黨員,健全黨組織領導的村民自治,支持返鄉大學生、青年致富帶頭人等參與村民委員會選舉。創新協商議事形式,吸納更多的青年參加村民會議、村民議事會、村務監督等,聽取他們的意見建議。支持成立鄉賢議事會,引導在外青年為家鄉發展建言獻策。培育農村青年社會組織,通過政府購買服務、項目合作等方式支持其健康發展,廣泛開展精神文明創建、公益志愿服務等。

(六)加強輿論宣傳引導。展現新時代鄉村新風貌和鄉村振興戰略新機遇,改變“鄉村缺少發展機會”“回農村沒出息”等落伍觀念和農村缺乏政策、發展緩慢的刻板印象。加強對青山綠水的生態環境、綿延傳承的鄉土文化、包含記憶的鄉情鄉愁等元素的宣傳,挖掘鄉村振興中青年在創新創業、社會治理、志愿服務、文化傳承等領域的典型,展現他們的責任擔當與價值發揮,讓大家認識到只要持續發力,“逆城市化”趨勢將日益顯現,更多的青年會在鄉村實現夢想。

  
秒速时时彩软件手机版一点击进入 今晚3d试机号分析 刘伯温高手心水论坛香港 秒速飞艇号码走势 秒速时时彩是不是假的 秒速时时彩官方开奖结果 真人电子mg 四川时时彩开奖 天津11选5技巧稳赚 北京pk10最高连出 北京pk10计划8码 北京中彩在线 幸运赛车直播大赢家 山东群英会胆拖 乌鲁木齐喜乐彩开奖号 mg电子视频 澳洲幸运10是不是真的